用第三方帳號注冊/登錄景諾


倒閉、團滅、洗牌,風口變風暴!創業變了······

非常態下的創業風口,轉眼間就演變成了風暴!整個大時代變成了系統性的大震蕩,企業的形態變了,創業的形態也將發生改變。

倒閉、團滅、洗牌,風口變風暴!創業變了······

風口上的泡沫破滅

這是一個創業追風口的年代,幾輪風口幾輪亡,在年復一年的風口創業里,勝利者寥寥。

2011年團購火熱,超5000家團購網競爭,投資者搶著給創業者送錢,拉手網就是其中的一個縮影:上線不到3個月就連續幾輪融資,估值高達11億美元。可是,從“千團大戰”到“百團大戰”,經歷“過山車”般的亂局后,團購網死亡率高達99.96%,近乎團滅

2015年,O2O風口爆發,創業項目熱火朝天,僅在上門O2O領域,資本市場就投入了近300億元人民幣。然而,從2015年下半年開始,每年都有大量O2O平臺宣布“死亡”。

到了2016年,風口轉向了直播業,各類直播平臺近400家,直播用戶3.25億,占網民總量的45.8%,帶動網紅產業經濟達550億元。然而,繁榮的直播創業在維持不到一年的時間后就掀起了倒閉潮

2017年,風口再次轉向“共享”,以共享單車為例,最風光的時候有上百億元的資金涌入、上百個玩家入局,紅橙黃綠青藍紫的共享單車像彩虹般絢爛。但狂風匆匆而過,無數“豬”摔了下來,堪稱是“生得輝煌,死得慘烈”!

2018年,風口又來到了新能源汽車領域,僅是新能源汽車分時租賃就引得滴滴、北汽、華夏幸福等各方巨頭蜂擁入局,資本推高了產能,行業迅速進入洗牌期。

所有風口在2019年瞬間演化成了風暴。

數據顯示,截止到2019年12月6日,2019年關閉公司達到327家。金融、電子商務、本地生活、企業服務等行業死亡數量最多,分別為62、38、31、31家。

而教育、文娛傳媒等行業也并不好過,死亡數均超過10家。

其中,最為引人注目的就是帶有“王思聰”光環的熊貓直播,在不缺錢的背景下,熬過了直播行業大滅絕的2017,卻終究熬不過2019的冬天。直播行業的風口終究還是破滅了。

倒閉、團滅、洗牌,風口變風暴!創業變了······

風口下創業的非常態

誠然,搶風口是企業家的天性,可風口下的創業卻多是以非常態進行:

第一、創業被資本所劫持。

創業之初,資金瓶頸問題往往需要融資來解決,拿資本也無可厚非,錯就錯在往往饑不擇食,被資本所捕獲,陷入了追資本、狂燒錢、導流量的風口怪圈。

創業被資本所劫持,慘的是將企業捧得虛胖推向資本市場后,投資人套現走人,徒留一片狼藉;更慘的是喪失企業控制權,被董事會掃地出門。

第二,照搬照抄以往的創業套路卻“被套牢”。

創業者自以為照搬以往“抓風口+紅利”的老招數便能成功,殊不知背后的時代邏輯早已發生轉變。

改革開放之初,中國商品、產品、服務都“一窮二白”,只要膽子大,利用紅利就能創業成功。

而今,中國已從“一窮二白”發展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各種資源都極其豐富,市場接近飽和。

同時,中國正處于大拐點時代,紅利消減,不斷淘汰舊產能、舊行業,若是再一味地照搬照抄以往的創業套路,結果只能“被套牢”。

第三,創業進入全面絞殺期。

企業所處環境與以往大相徑庭,進入動蕩、不確定、復雜和模糊的時代。在中國,每7分鐘成立一家創業公司,存活5年以上的不過7%,10年的不過2%,失敗率高達90%以上。

2018年,中國開始進入創業洗牌期,眾多企業要么破產、倒閉、跑路,要么停止運營,要么依然在危機中掙扎,大量企業感覺日子不好過。

2019年更是進入了創業的死亡地帶——全面絞殺期,創企下場悲慘。很顯然,創業進入了最壞時代,非常態下的創業風口,轉眼間就演變成了風暴!

倒閉、團滅、洗牌,風口變風暴!創業變了······

風口為何會變風暴?

創業從來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講究天時地利人和。風口為何會變風暴?

說到底還在于整個大時代都已由局部性的調整變成了系統性的大震蕩,處于百年一遇之大變局。

地區經濟進入同質化、同構化的拐點、各行各業正經歷新舊更替之拐點、國際關系也陷入了大對峙、大摩擦的拐點......N個拐點疊加,創業形勢前所未有之嚴峻。

本以為在現有棋盤上調整即可,豈知整個棋盤都已被打翻,被釜底抽薪,風險由局部、單項的調整向全局性、系統性調整切換,最終轉化為系統性危險。

比如2018年區塊鏈爆火。無數創業者幾乎對區塊鏈一無所知,卻在風口狂熱下義無反顧地沖向了這個充斥著暴富傳說的陌生新世界。CVSource投中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區塊鏈領域共獲309筆融資,融資總金額達34.38億美元。

其中,比特大陸融資17.40億美元,成為當年融資的最高值,同時它還沖擊港股IPO,一度將區塊鏈投融資熱潮推向頂點。

然而,伴隨著極客、蜂巢礦工、投機者與小白不斷涌入,留下的卻是暴富、神話、騙局等一地雞毛,種種亂象使得行業鏈條既龐大,又脆弱。

從2018年到2019年,區塊鏈自身的系統性風險集中爆發,短短一年光景便上演了一場舉國矚目的“冰與火之歌”,從暴漲到暴跌,市值蒸發近82%。

時代性拐點多重疊加下,內在風險問題不斷累積,系統性風險開始顯性化、常態化,并在不同時間、不同市場里相繼引爆,風口秒變風暴,跟風者人仰馬翻,關門、倒閉避無可避。

倒閉、團滅、洗牌,風口變風暴!創業變了······

創業紅利將以新的形式出現

風口變風暴,將無數創業者卷入了死亡地帶,但這并不意味著再無創業機會。

系統性震蕩期,雖是問題多發期,卻也是機遇爆發期,只不過“創業極大,概率極小”,換言之,創業面大量廣但生者寥寥,可是一旦成功,高風險也將迎來高收益。

所以,這也是創業的最好時代,同樣有各種紅利爆發,只不過由于形勢前所未有之復雜,紅利已非傳統意義上的一維紅利,而是將以新的形式出現。

一,中國改革轉型還在路上,未來制度紅利還將持續釋放,只是不再像以前那么粗暴。

以往,企業家借助時代機緣草莽創業,敢想敢干往往就可大獲成功、大斬其利。

而今,時代性機緣逆轉,政府不再是簡單的給政策、給錢一給了之,而是更主動地在頂層設計上進行糾偏、給定大方向,剩下的則需要創業者自己去悟、去挖掘。

二,均衡好企業和資本的界面。

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本外幣存款余額達182.52萬億元,其中居民儲蓄達70萬億元之巨,居民儲蓄率為45.84%,位居世界前列。

社會上存在著大量的閑置資金,這說明中國仍有龐大的資本紅利。只不過在企業與資本的界面上,未來的創業更多的將是在利用資本的同時又不被資本所捕獲。

正如華為堅持不上市就是不愿被資本綁架。為此,任正非曾說,“華為不是把利益看得很重,而是為理想和目標而奮斗”,“資本貪婪的本性會破壞我們理想的實現”。

三,“科技紅利”不再只是簡單的拿來主義意義上的“+科技”紅利,只要套上去就能穩賺,而是需要長期的戰略預埋。

恰如雷軍所言,“今天在空中飛的那些豬,他們都不只練了一萬個小時,可能練了十萬個小時以上,這就是被大家忽略的前提。”

最典型的莫過于華為,華為之所以能在5G+芯片風口上大火,不僅是因為它抓住了科技紅利,更在于它預測5G+芯片可能出現的扼喉之危,并于十多年前就開始沉淀“備胎計劃”。每年堅持將至少10%以上的銷售額投入研發,十年間累計投入金額高達4850億元。如今,華為之所以能與美國制裁相抗衡,正是因為其提前進行了戰略預埋,慢慢熬出來的。

四,重新定義資源紅利。

這里的“資源”更偏重于軟資源,如算力、數據、信息、文化、理論研究等。

典型如中國芯第一人尹志堯,在硅谷從事半導體行業20多年,個人擁有60多項專利。2004年,在看到國內龐大的芯片缺口后,他沖破美國政府的重重審查,在所有工藝配方、設計圖紙都被沒收的情形下,回國創建了中微國際并成功上市。

他之所以能成功不僅是因為符合風投投資的偏好,更是由于他自身具備扎實的芯片知識儲備、人脈等綜合性軟實力。

總之,風口變風暴,傳統認知上的紅利已被重新定義,創業者的機會仍在!

倒閉、團滅、洗牌,風口變風暴!創業變了······

創業形態也將發生改變

只不過,風口變風暴,企業的形態變了,創業的形態也將發生改變,創企的組織形態將不再是單一、固化的結構,而是將以復式結構的形式嵌進去。

具體表現在:

1)大企業將呈現復式結構的二次創新,更多的將類似于大平臺、超級樞紐、孵化器。

未來,大公司將不再滿足于只做簡單的中繼器,更傾向于擁有自己的創業孵化器,為各類人才提供適合創新、創業的土壤和環境。

比如,阿里構建了電商生態,約有1200萬電商創業人依托這個生態生存;騰訊創造的微信公眾號,重新定義了幾十萬新媒體創業者的生存平臺和生存方式;美團點評的團購生態,是1500個城市里的美團點評合伙人的創業平臺......

正是這些巨頭所建立的“互聯網基礎設施平臺”——穩定的流量入口、完備的支付體系、龐大的用戶關系,讓許多圍繞平臺的創業創新得以成立,而未來此種創業形式將普遍化、常態化。

2)小企業、個人將變成一個個節點。

一來,一個人也可以是一個企業;企業可能只是一個虛擬意義上的公司,而非實實在在的存在,公司“神”在而“形”不一定在;二則,小企業可能只是一個大企業系統下的一個個節點;

同樣的,雇傭關系也將呈現復式的嫁接結構,個體將變成一個個節點。

如京東物流,面對不同規模客戶的多樣化需求,構建了供應鏈服務的模塊化、定制化,業務覆蓋冷鏈、中小件、B2B件、跨境網、大件等全場景需求。每個場景自成一體,幾乎獨立,企業似乎變小了,又似乎變大了。

再比如格力董明珠,鼓勵9萬員工開設了個人網店全員銷售,每個人都是創業者,將所有人納入一個體系,內化在企業中。

在此過程中,企業可能嵌套,能拆能合;企業原有的雇傭關系也將被顛覆,個體既是創業者,又是大企業的員工。

總之,風暴過后,未來的創業將更偏重于抓鏈接、抓聯系、抓關系,創業將從形變到神變,逐漸從業務架構、雇傭關系、組織架構等方面構建一個復式結構,企業既虛又實,創業“虛虛實實”。

“情況是在不斷地變化,要使自己的思想適應新的情況,就得學習。”

今天我們正站在時代急劇變化的拐點上。如何對當下的變化形成正確的思想認知,把握變化的脈絡、趨勢,從而更好地指導自己的行動?

篮彩推荐 广东推倒胡绝技 众赢鑫配资 在网上怎么赚钱 心悦麻将辽源亲友圈 手机网赚论坛 大众麻将算法 淘宝快3是哪里的 极速赛车3分钟是骗局吗 微信理财平台 捕鸟游戏有凤凰破解版 大众麻将免费版 北京快乐8总和810有多少组 股票技术分析有用吗 北京麻将手机版 手机麻将*神器下载 电玩大富翁手机版下载